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

03.家/想像:家的多元想像(小遊戲版請看紙本與電子書)


家的多元想像
◎李宛臻



前言
 去年底看了駱以軍老師寫了一篇和家有關的文章,意識到我們所生活的社會中有各種樣貌的家庭,而其中所謂「美好的家庭」不應該只存在於一般一男一女所建構的家庭環境下。家以各種多元的方式存在著,當各種家庭的名出現眼中時,所浮出的想像又是甚麼?


With you right here
我有喜歡的人,可是卻不能表白。
二十年前像逃命一樣離開了那裡,懷著惴慄不安的心情來到了這片土地,從來沒有想過會這樣遇見你。這一路走來,有很累、很辛苦、很想放棄的時候。但是就如同你所說的,該在意的是愛和關懷,而不是性別。
我有喜歡的人,他現在在我身邊。
Be independent
看到他們的相片並列在一起,其實我還是感到蠻幸福的。
儘管還沒有辦法說出我很好之類堅強的話語,還沒有辦法讓心裡平靜到不起一絲波瀾,還沒有成熟到能夠一肩扛起,但是我這麼做。
只有我了。
Count on me
媽媽把電話放下,臉上很是平靜。
或者是一切都看清了,自然就雲淡風輕,不會想再去細數過往的傷痕。她能代替父親的角色將我安然地守護我到現在,並且總是對我展開笑靨,讓我們互相依偎在一起。
很滿足。
Always
出門時拿走了墊在桌上的錢,告知父母今天的行程。
回來時如預想一般家人都已經入睡,還是輕聲地說了句我回來了才走回房間,一邊想著明天該如何和他們解釋晚歸的理由,一邊拿起換洗衣物走進浴室,七搞八弄後的總算是躺平在床上,結束一天。
日復一日。
Just
從前身上沒放個幾萬塊就無法安心,現在口袋裡卻只有幾塊錢。
從前可以決定要不要給這個人工作,現在卻只能求別人給我工作。
更不知道何時開始,只要怎麼樣怎麼樣就好的念頭無法遏止的佔據腦海,有想給我幫助的人,可是最後還是沒辦法抵抗社會的眼光。
只要
就好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With you right here 同志家庭
 和異性戀伴侶相比,同性戀伴侶更需要有一個能陪在身邊的人讓他/她們能夠更有勇氣和毅力去面對外界的壓力和隨之而來的挫折,這是我用「With you right here」為標題的原因,正是因為有你在我身邊,所以我可以繼續走下去。
Be independent       失親家庭
 「沒有幼稚到不負責任,卻也沒成熟到能夠一肩扛起。」即使還沒有辦法真正的像個大人一樣肩負所有重擔,但是在想依靠也無人應答的狀況下,也只能盡快獨立去適應這樣的生活。我對失親家庭之想像即為一種就算說不行,卻也得做到的情況。
Count on me           單親家庭
 面臨父母其中一方的離開,被留下的人還是要繼續生活下去,而此時互相給彼此依靠和支持,一同扶持對方生活下去我想一樣能夠感到很幸福且充足的活著,而不是一種破碎無法挽回的感覺。
 Always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雙親家庭
 大部分的人對於雙親家庭的互動行為幾乎都視為理所當然,雙親家庭「總是如此」好像就解釋了一個所謂正常或普遍的家庭該有的模樣。用了Always這個標題來呼應這個現象,但也提出一個了疑問:真的總是如此嗎?
 Just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街友
 當很多一般人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無法擁有時,對於己身能得到的東西的範圍會越來越小,進而會有「只要能這樣就好了」這類的想法充斥於腦中。我想在街友心中所渴望的事物,常常就是一個純粹簡單的願望:只要能這樣就好了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