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1日 星期一

04、交換生:全球化下侷限的國際觀


全球化下侷限的國際觀

◎ 張容瑄 李宛臻

   在失根的狀態之下,往外探索的東西將無法反饋到自身的處境,也無法回過頭來解決在地問題,成了所謂「無根的國際化」。


   「你具有國際觀嗎?」現今的社會視「國際觀」為重要的競爭力,無論是職場還是學校,都大力提倡其重要性,彷彿不具備國際視野就是井底之蛙,僅有淹溺於人群中的結局。

   還記得曾修過的一門課上,請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教授與我們分享的一個概念──亞洲國際觀的侷限性。概念大致上是亞洲國家往外看只看到歐美先進國家,往內看只看到中日韓三國,當我們談到國際觀的時候,腦子裡浮現的地理區塊常常都只是這些地方。有沒有人認為,台灣所擁有許多東南亞異國文化風情的餐館或是商街,是很「國際」的?當許多東南亞移民移工走在街上,用他們自己的語言交談時,是很「國際」的?甚至應該是要這麼問,為什麼這些就無法稱上「國際」?卻反而會讓人皺起眉頭,視為落後的象徵?而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國人走在街頭,不用多做些什麼,彷彿就是一種「國際」的典範?

   在訪談學長姊的過程中,我們也頻頻聽到這個詞彙,卻也開始質疑它所代表的意義。為了提升「國際觀」,大家會選擇出國,然而前往的國家卻多是歐美,對於鄰近的東南亞卻無人聞問。「國際」在大家的眼中似乎有了侷限,彷彿踏過異國土地後觀點便會有所不同。我們選擇訪談系上的林傳凱助教,希望能更認識現今「國際觀」中的矛盾。傳凱助教在一開始便點出了一個重要問題──他認為對於國際的觀點,很大部分在出國前就養成了。出國僅是在這樣的基礎下去修正或補充,很大部分我們對於國際的了解其實來自教育和媒體之中。對於交換學生或國際觀,他認為必須要思考兩點:第一點是要去質疑這些國家真的代表國際嗎?該國家或許僅反映了單一面向的觀點而與真正的國際觀有所落差。第二點則是交換到國外、待過一段時間後,就真的算是了解當地嗎?如果沒有,這樣「交換」似乎也失去了意義,不僅無法挑戰自身原本就固有的認知框架,得到的也僅是種虛胖的國際觀。最後,他也強調在談國際化之前,對於自身歷史與土地的了解是很必要的。因為在失根的狀態之下,往外探索的東西將無法反饋到自身的處境,也無法回過頭來解決在地問題,成了所謂「無根的國際化」。

 由此我們應該要有所認知的是,「國際觀」絕對不是拿起一張地圖,卻只對歐美國家或是中日韓三國著上顏色,也不是操著滿口英文侃侃而談,把手機介面改成英文就擁有了國際觀。從地理的角度來看,世界如此廣闊,其中每個國家的文化與語言都是獨一無二又承載著相當珍貴的歷史,我們為何要故步自封,把視野限縮在僅有的幾個先進國家?國際觀從來不是希望培養出一群只會追捧強國勢力、對小國嗤之以鼻的目光短淺之人;相反地,是想要培養出擁有宏觀視野的人們,能夠在面臨不同問題時,跳脫出既有的立場,用較為全面的觀點來看待事情而不陷入狹隘的死角。如同語言不該只以英文為大,而忽略其他語言的精妙之處,不同語言往往會連帶改變種族的思考方式;地理上也該橫跨五洲,實際了解不同社會生存的樣貌。

 當我們做到這一步時,才能很放心地告訴自己──「我所擁有的國際觀並沒有被侷限」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